首页 | 教区简介 | 教会动态 | 婚姻家庭 | 教会礼仪 | 教会历史 | 信仰生活 | 圣经金句 | 在线留言
天主是公平的吗?

信友专栏  加入时间:2011/1/10 18:52:20     点击:3592
田毓英

预定

厄则克耳先知书十八章中,有以色列人说天主不公平的事(25)。的确,圣经上有几次提到陶器的贵贱由陶工主宰,陶器无质问的余地;天主愿意选谁就选谁;愿意毁灭谁就毁灭谁;要怜悯的就怜悯…蒙召不在乎人愿意或努力,而是由于天主的仁慈。在雅各和厄撒乌出生之前,天主就预定使「年长的要服事年幼的」:「我爱了雅各,而恨了厄撒乌」(罗九)等等的言论。这些话的确是够吓人的。不精心的阅读,轻则可能使人认为天主不公平,重则认为是宿命论,认为谁得救谁不得救天主已经预定,人没有争取的余地,人的努力也徒劳无功。但这是不可能的,天主不是爱我们胜过一切吗?那么,上面那些话作何解释呢?

如果我们的得救与否都是预定的,天主子耶稣就不必大费周章降世为人来拯救我们了。全能全善至仁慈的天主,如何能又预定又救赎?那么,圣经上那些能够使人误解的章句,其意又是如何呢?

爱与恨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年长的厄撒乌要服事年幼的雅各这件事。这种服事是指今世的职务,并未涉及永生。但为什么要年长的服事年幼的呢?因为「我爱了雅各,而恨了厄撒乌」(14)。在他们出生之前,就爱一个恨一个,不是命定吗?使人受服事,就是爱,就是给予正面的对待;使人服事他人就是给予负面的对待,圣经用的是「恨,憎恶」等字眼。但为何有这样的安排呢?

天主没有时间性,在祂眼前一切都是现在。祂在人出生之前就知道人将来的行为,天主喜爱好的,憎恨恶的,往往以痛苦管教偏离正路的人。所以,即使世上的祸福都是祂赏罚的措施,也不算不公平,因为祂预见一切。何况在一座美丽的花园里,不应让花草争奇斗艳吗?娇艳的玫瑰花、圣洁的百合,固然会赢得许多人的赞叹,但那些低矮的紫罗兰,尤其无名的小白花,其艳丽在玫瑰花旁也不逊色。而以整体来衡量,因为有了紫罗兰、小白花,才衬托出玫瑰花的娇艳、百合的圣洁。人的职务岂能千篇一律?天主降雨在玫瑰花上,也同样降雨在小白花上。获得天主特恩的不全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多次是人间的小人物。

管教恶人

在天主眼中,尊贵与否,只在善与恶上。天主爱善人,也爱恶人,以管教使恶人悔改归向祂。

欧瑟亚先知的故事凸颢了天主如何对待邪恶的人。欧瑟亚先知奉天主之命娶了一个娼妇为妻。这个娼妇生了三个子女,全都不受上主欢迎。

现在的问题是,整个人类都是天主所造,难道天主会遗弃部分人吗?有些人会生来就被天主所厌弃吗?不可能。因为「破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熄的灯心,祂不吹灭。」(依四二3);「天主富于仁爱?恕,极其慈悲,不轻易发怒」(咏一0三8);「妇女岂能忘掉自己的乳婴?初为人母的,岂能忘掉亲生的儿子?纵然她们能忘,我也不能忘掉你呀!」(依四九15)。「我们的天主,你是良善的,忠实的,?容的,以慈爱治理万有…」(智十五1)。这类的话在圣经上不胜枚举。这样的天主,会遗弃一部分人?绝对不会。因为:「我岂能喜欢恶人丧亡?…我岂不更喜欢他离开旧道而得生存?」(则十八23)。

那么,欧瑟亚的妻子和她的儿女为何被天主所厌恶,而不承认他们是祂的人民呢?天主要遗弃他们直到永恒吗?不会,最邪恶的人天主也不会遗弃,祂会尽力使他们悔改归向祂。对欧瑟亚的妻子儿女,天主引领她们回到祂的怀抱。因为「上主惩惩戒祂所爱的,鞭打祂所接管的每个儿子…那有儿子,做父亲的不惩戒他呢」(希十二6-7)。「我儿,不要轻视上主的惩戒,也不要厌恶祂的谴责,因为上主谴责祂所爱的,有如父亲谴责他的爱子」(箴三11-12)。所以,天主会?恕他们,惩罚只是管教。祂不但是好父亲,而且是慈悲至极的父亲。在管教之前,先告诉他们将来的幸福~好的后果,坚定他们的心。

天主在惩罚之前,先预告惩罚之后的结果:那个长子依次勒耳的日子将成为伟大的。他的弟兄将被称为「我的人民」,「不蒙爱怜的」将称为「蒙受爱怜的」(欧二2-5)。至于他们那个娼妇母亲,天主要惩罚她,「摧残她的葡萄园和无花果园,…使它们成为山林,叫野兽来吃尽」(欧二14)。但这却不是最后的目的,天主的目的是她的改邪归正,得到幸福。天主不是要使她遭受灾祸,更不是罚她下地狱「永不得超生」,而是要和她谈心!并非鞭打强迫,而是把她诱导到旷野,只有天主和她「独自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为此,我要诱导她,领她到旷野和她谈心」(欧二16)。然后恢复她所有的一切。最后,天主要「以正义、公平、慈爱、怜悯聘娶她为妻」(欧二21)。同时也祝福她的儿女 (参阅欧二24-25)

蒙召

这个「召」字,以梵二前狭义的解释,是指蒙召修道,尤其指晋铎而言。今天一般解释指所有好的,甚至中性的行业或身分,如结婚、教书圣召等等。不管哪种解释,这个召也不表示永恒中的决定。它是指今世的行业或身分而言,和得救与否无关。圣经上从未说过只有哪个行业才能得救。因为不修道不晋铎一样也可以成为圣人!

那么,怜悯与恩待做何解释呢?保禄用陶工的比喻来解释:「难道陶工不能用一团泥,把这一个做成贵重器皿,把那一个做成卑贱器皿吗?」(罗九21)。在天主的眼中,蒙召作司铎、门徒,当然是最尊贵的。但得救与否与其它的人完全一样,个人仍需追寻天主,付出自己的合作。犹达斯蒙受的是至尊贵的召叫,但他是否得救了,至今无人敢下定论。

无奈与愤怒

至于天主要使谁心硬就使谁心硬的话(罗九18),也的确吓人。

圣保禄用埃及王的例子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经上有话对法郎说:『我特兴起了你,是为在你身上彰颢我的大能,并为使我的名传遍世界』」(罗九17)。埃及的七个荒年,多亏若瑟为国王解梦才得脱困。我们知道在梅瑟时代,埃及仍然是个富强的国家~可说是透过以色列奴隶才做到的,所以,连奴隶都吃大锅的肉(出十六3)。富庶与和平都是天主的降福。但埃及王不知感恩,连天主屡次显的奇迹都不能使他放以色列人离去。法郎的心硬起来,岂是天主要谁心硬谁就心硬?罗马书上说:如果一个人闭上眼睛,决意不看天主的征兆,连奇迹都改变不了他,天主只有任由他心硬了。所以,这种心硬无宁说是天主的无奈与愤怒。

但愤怒之下天主会任由其丧亡吗?对这点耶肋米亚说:「我…决意要拔除,要毁坏,要消灭;但是,我要打击的民族,若离弃自己的邪恶,我也反悔,不再给他降原定的灾祸。或者,我…决意要建设,要栽培,但若他行我不喜欢的事,不听从我的声音,我也要反悔,不再给他所许过的恩惠…」(耶十八7-10)。所以,只要人悔改,天主就会反悔,免去惩罚。反过来,那些蒙恩的如果做恶,天主也反悔,一样惩罚。

决定


这里有一个用词问题,这也是圣经免不了的困难。人类的语言随着时、地一直在变化。几年前的用语,几年后就改变了意义,是常有的事。我们此处是指上面这节圣经中的「决意」二字。初读之下,给人的印象是,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决定,就是说,天主不因任何原因,甚至可以说是无缘无故地愿意消灭谁就消灭谁~包括个人或国家。这样的天主不是任性吗?有什么仁慈怜悯可言?祂岂是一个即使母亲都会忘掉乳婴时,也不会忘记祂亲生儿子的天主吗?(依四九15)?所以,这里的「决意」二字不足以传达它字面上的意义。如果改为「决定」,意义可能清澈得多。意思是:在人不理睬天主的仁慈~连奇迹都不理睬时,天主只得放弃,「决定」让他的心硬下去。

圣经是写人类的历史~失落与得救的历史,人类历史要延续多久,只有天主知道。而在人类语言不断变化之下,为确保传达不偏误,图像恐怕是好办法。这是笔者思考为什么先知书上往往以图像表达意向的原因。比喻图像会免去许多偏误。

不过,天主有绝对的权柄,祂可以施行特恩,但特恩并不防碍祂对所造人类至尊高的爱~超过公平的爱。祂从无始之始就选定了玛利亚做祂圣子降生的母亲,祂以特恩召叫了肆意迫害教会的扫禄,这都是特恩。祂也以不同的方式召叫祂所特选的人。因此,我们只有谦卑地承认赞颂天主的作为,因为一切都是出于祂的爱。祂是我们的父亲,凡祂所喜悦的,我们不是会和祂一同喜悦吗?看到祂的光荣,我们不是应该欢乐庆贺赞颂祂吗?和父站在一起,爱祂所爱的,恨祂所恨的,不是我们作儿女的心声吗?有什么不公平的?

特恩

玛窦二十章雇工的比喻中,葡萄园主人雇了工人,有的是从清晨雇的,有的是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才去工作的。到领工资的时候,先从后来的发放,每人一个得纳。先来的人抱怨自己工作了一整天,而领的工资却和只工作一个小时的相同。这里有两点要注意:其一是,清晨来的工人和园主议定了一个得纳。这些人一天的工作恐怕全都着眼在那个得纳上。后来的根本未问工资的事,他们可能怀着感恩的心在尽力。他们可能爱的多,得的也多。因为谁爱的多,得的赦免也多(路七47)。

第二点就是,耶稣愿赏谁就赏谁,对那些抱怨者说:「朋友,我并没有亏待你,你不是和我议定了一个得纳吗?拿你的钱走罢!我愿意给这最后来的和给你的一样,难道不许我拿我的财物行我所愿意的吗?」(玛二十13)。你和我议定的是一个得纳,你要的是公平,我不是也以公平待你吗?至于这些后来的人,他们有的出于爱和感激,有的只是出于我的大方和仁慈,我给我的东西,难道不对吗?

所以,我们有时得到的只是出于天主的仁慈,并非我们工作得来的报酬,是纯恩典。有人常说立功劳争取天堂,甚至认为人在天堂上享的福乐是和自己立的功劳成正比的!这种作风是以人之心度天主之意,未免有辱天主的仁慈与至善了。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