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区简介 | 教会动态 | 婚姻家庭 | 教会礼仪 | 教会历史 | 信仰生活 | 圣经金句 | 在线留言
保禄六世续开并结束梵二大公会议

教会历史  加入时间:2011/1/10 22:29:29     点击:8399

若望二十叁世教宗召开的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第一期会议,经过两个月的热烈讨论,於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八日闭幕。接着,这位年届八十有二的老教宗一方面继续研究大公会议第二期的工作问题,一方面积极撰写他那有名而且重要的"和平於地"(PACEM IN TERRIS)通谕。这道通谕於四个月後的一九六叁年四月十一日颁布,但来不及召开第二期的大公会议,便於六月叁日因病撒手人寰。十八天之後,全球枢机主教选出意大利米兰的总主教若翰洗者.蒙蒂尼(GIOVANNI BATTISTA MONTINI)枢机为新教宗,取名号保禄六世(PAOLO VI)。他一上任,立刻宣布继续召开梵二大公会议。

第二期会议於一九六叁年九月二十日揭幕,讨论的主要内容是全球主教团集体领导普世教会,基督信徒的大公合一,宗教信仰自由这几个重要问题。会议於十二月四日结束,结束当天公布了大公会议最先的两个文献,一个是"礼仪宪章"(CONSTITUTIO DE SACRA LITURGIA:SACROSANCTUM CONCILIUM),一个是"大众传播工具法令"(DECRETUM DE INSTRUMENTIS COMUNICATIONIS SOCIALIS:INTER MIRIFICA)。

次年,一九六四年元月,保禄六世赴圣地访问,他是两千年来第一位到耶路撒冷朝圣的教宗,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离开欧洲的教宗。这是一次寻根之旅,也是一个大公合一的举动,他在那里会晤了来自君士坦丁堡的东正教领袖阿忒那戈拉(ATHENAGORAS)宗主教。

这一年五月,保禄六世在圣座内设立了"非基督信徒 书处",又把大公会议原来的七十项方案浓缩为十七项。

第叁期会议於一九六四年十叁日开幕,与会教长特别就宗教信仰自由问题广泛讨论,并通过不少文件,这些文件都在这一期会议结束当天,十一月二十一日公布,计有"教会宪章"(COSTITUTIO DOGMATICA DE ECCLESIA:LUMEN GENTIUM),"大公主义法令"(DECRETUM DE OECUMENISMO:UNITATIS REDINTEGRATIO),"东方公教会法令"(DECRETUM DE ECCLESIIS ORIENTALIBUS)。在这期会议中,主教们建议设立世界主教会议(SINODO EPISCOPALE),让教宗可以定期向代表全球主教来罗马开会的主教们徵询意见。
这年十二月国际圣体大会在印度孟买举行,保禄六世专程前往参加,开启了罗马教宗与第叁世界直接接触的纪元。

一九六五年九月十四日,梵二大公会议第四期,也是最後一期的会议揭幕。在这期会议中,与会教长投票表决了其他所有的重要文件。会议进行了二十天後,保禄六世应邀於十月四日前往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访问,向全球各国政府代表发表重要演说,强调世界「不能再有战争」。这项沉痛的呼吁给全球留下极深的印象。

同年十二月四日,参与大公会议的主教们在一项礼仪中,以大公会议的名义向每位以观察员身份出席大公会议的非天主教人士致意。叁天以後,十二月七日,也就是大公会议完全闭幕的前夕,保禄六世和东正教领袖阿忒纳戈拉宗主教同时宣布取消天主教与东正教在公元一O五四年公布的彼此绝罚令。九百多年来互相敌视仇恨的态度与立场从此一笔勾消。这是一项惊天动地的决定和举动,为东正教和天主教走向合一奠定了里程碑。第二天、十二月八日,圣母无染原罪瞻礼当天,全球主教,男修会总会长,教内外观察员和旁听员,聚集在圣伯多禄大殿,举行了极其隆重的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闭幕礼。全球与会者无不怀着极大的希望互道珍重再见!

综观这次为期四年的大公会议,从内容方面看,它固然充满了教义和训导的特色,但从精神方面看,却满怀着牧灵的意向,因为教会从大公会议所表现出来的、是和当代世界及当代的人对话的渴望。从所发表的四道宪章,九道法令和叁道宣言这些文献看,大公会议没有提出任何定义和断言,也没有发表任何谴责,不像过去历史上各届大公会议所下的种种裁定一样。

大公会议第二道宪章"启示"宪章特别强调天主的启示的一致性。不能把圣经和圣传视为两件事。换句话说,天主的启示不局限在文字经典中,而是保存在信友子民中,他们不断从启示中发现新的宝藏。"启示"宪章尤其重视回到信仰的源泉"天主的圣言"那里,因为这样可以重新肯定天主教过去因为反对誓反教和东正教而予以忽略的一些传统价值,例如基督信徒都具有的"普通司祭"职务;教会是天主的子民,它的法律团体组织的结构是次要的事;全球主教组成一个主教团,与罗马教宗一同领导普世教会。

"信仰自由宣言"是大公会议颇费心思而写成的文献,因为一语不慎便会惹来许多严重的後果。与会中的少数教长主张以保卫真理和维护天主教为唯一真宗教的立场为出发点,来撰写这道文献。但是大多数的教长都不同意走这条死路,他们要求从人本身和与人不能分割的权利为出发点,而这些权利中包括自由接受个人良心所承认的真理。这大部分的教长都认为:自由是普遍的价值,天主教徒不能只在他们是少数、而且受迫害的时候,来为自己的自由伸张正义,他们也应该为那些生活在天主教徒为大多数的社会中的少数非天主教徒争取自由。

"大公主义法令"则要求每个信仰基督的教派团体存异求同,大家应该多想、多重视彼此共有和共通之处,例如基督和他的福音。法令也强调不要再指控非天主教的基督信徒犯了分裂的罪过;而天主教徒也应该承认他们在历史上对教会分裂所应负的责任和所犯的过失。保禄六世和阿忒纳戈拉宗主教在大公会议闭幕前夕所发表的联合声明,就充满这种自我忏悔认错的精神。

"教会对非基督信徒态度宣言"显示大公会议努力要了解其他宗教对天主的认识,这些宗教包括原始宗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等等。这份宣言有一段说:「教会痛斥一切仇恨、迫害、以及在任何时代和由任何人所发动的反犹太人民的措施」。在中东地区当时动 不安的局势中,大公会议要写出这几句话是谈何容易啊!

在"教会宪章"中,大公会议把教会的奥迹揭示了出来,它说教会是天主的子民,每位子民都蒙召成圣,不论是当主教、当神父、当普通教友、或当修会会士修女,每个人都有各自特定的职份。而童贞圣母玛利亚则与教会的奥迹有特殊的关系。

"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是梵二大公会议文献中最长的一道。在这道文献中、大公会议要求教会与它生活其间的世界对话;要求教会始终留意世界的变化,因为这些变化是历来人类许多冲突和错误的根由;也要求教会以客观的态度来看无神主义,并探讨无神主义产生的原因何在。这道宪章尤其注重几个当代的重大问题,如婚姻与家庭,文化,经济,政治,以及世界和平的建设。为了更有效地实践"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的有关训导,保禄六世教宗已先在大公会议闭幕前八个月设立了圣座无信仰者 书处。

梵二大公会议闭幕之後,很多人都觉得教会已经进入一个新纪元,维系教会生活已达四百年之久的特里腾大公会议,如今已被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所取代。有些人以为特里腾大公会议能主导教会生活四百年,梵二大公会议更不在话下,只要按照文献的指示去实行,必然一帆风顺。这当然是过於乐观的看法,後来实际的情况与走向并不完全如此,因为人类世界的文明不断在发生危机,价值观不断在改变,地缘政治千变万化,这都不是梵二大公会议始所料及的。面对这样的迅速巨变,教内外人士也有种种不同的见解,这些见解在这百家自由争鸣的民主社会和人性尊严至上的时代中,自然有各自的份量。大公会议固然有它不可忽视的权威,但是今天的人更重视独立思考和表达意见的天赋权利与可能性。在这种时代趋势中要把梵二大公会议的思想化为具体行动,诚然需要过去所未曾料到的周折。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