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区简介 | 教会动态 | 婚姻家庭 | 教会礼仪 | 教会历史 | 信仰生活 | 圣经金句 | 在线留言
教宗解散婚姻之权力

婚姻家庭  加入时间:2011/1/12 8:13:30     点击:7033

作者:金象逵 来源:见证月刊

 教廷官方日报《罗马观察报》(意文)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一日首版刊登一篇文章,题目就是本文的标题。这篇文章没有作者署名,也不说是圣座某部门或组织所写,而只在文章结尾画上三个星标*。依照该报的传统,这代表此文来自相关训导权威,并已获得教廷国务卿之同意。(DC981072)应该说这是「最当下的」、最有权威的本题目的天主教教义。 

了解教宗不能解散什么婚姻,也就知道了什么婚姻在教会内可以解散,当事人可以再缔结新婚。本文完全没有鼓励离婚的意思。离婚常是恶,但不常是最大恶、不能容忍。天主教经过两千年的反省分辨,不少的婚姻案件今天是可以合法解散的。为了更大的好处,如避免丢掉信德,为什么不合法解散那已经无法破镜重圆的婚姻呢?为什么让这些姐妹兄弟忍受「莫须有」的痛苦呢? 

在《见证》上写这样的文字,是因为经验指出,靠「专业牧灵的」来解决问题是有问题的。平信徒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看来相当需要。 

愿为连理、至死不渝 天主教内唯一不能解散的婚姻是怎样的呢?《教理》说:「受过洗的人之间的『既成已遂』婚姻是永不可拆散的。」(一六四。双引号笔者所加)「永jamais」是老百姓的话,教会法律严谨的说法是这样的:「既成已遂婚姻,除死亡之外,任何人间权力,或任何原因皆不得拆散。」(《天主教法典》一一四一条)「两位领过洗的有效婚姻称为『既成婚姻』;(有了房事后)称为『既成已遂婚姻(ratum et consummatum)』。」(仝,一六一条)因为这是唯一不能解散的婚姻,下面要仔细阐述。这里先要解释「有效」的意义及种类。简言之,是产生效果,当事人成为夫妻。 

「有效婚姻」有很多样子,两个外教人的婚姻绝大多数也是有效的,但是天主教能解散它们,它们不是「既成的」。欧美许多国家,他们的婚姻很多是「既成已遂」的,-注意:《法典》不说「两位天主教教友的婚姻」,而说「两位领过洗的」。-他们发生离婚的事情之后,如果愿合法度教友生活,不得请求教宗解散他们的婚姻,(今天教宗仍认为他无此能力),只能走上申请「声明婚姻无效」之路。(《法典》,一六七一至九一)即请求合法权威宣布他们根本没成婚;不存在,也就用不到解散。这里的「无效」拉丁话是 nullitas,吴金瑞《拉丁字典》译作「毫无」。 

讲这些话是说「解散」婚姻与「声明婚姻无效」是两码事。说:「在天主教申请离婚是不可能的,只能『提诉婚姻无效。』」这是不正确的。本文讲教宗解散婚姻是真真实实的离婚:婚姻是真真实实的(即有效),教宗介入,(昔日圣保禄宗徒介入,详见下),那项婚姻解散了,而当事人也「不受拘束」了。原文ou dedoulootai 意思是「不再作奴隶」。(格前七 15)圣保禄很了解不得离婚者的痛苦啊! 

婚姻双方都领过洗 只要一方没领过洗,他们的婚姻即使是有效的,也不是「既成」的。这样的婚姻在我们这个地区是常见的:只一方是天主教教友,对方是非教友,但也不是基督徒。这里有两件事一定不能马虎。一、如果对方是基督徒,他(她)的洗礼有效吗?如果无效,就等于没领洗,婚姻也就不是「既成」的。二、结婚一方是教友,对方是没领洗的。举行天主教婚礼之前,别匆忙给这位没领洗的付洗。「匆忙」指的是:没有观察、审度这项要举行天主教婚礼的婚姻是否能够稳定、正常地进展?双方的家长近亲看法如何?「匆忙」付洗的司铎该明白:双方都领洗了,婚姻就是「既成」的。「最坏的状况」(婚姻破裂)出现,麻烦可就大了。 

回到基督徒洗礼有效无效的这件事。大的教派没问题:圣座一九四九年宣称:长老会、浸信会、卫理会的洗礼「推定」有效。圣公会洗礼有效,(《铎声》一九七六,七月)信义会的洗礼效力从未被天主教置疑。小教派如贵格会、耶和华见证的洗礼无效。大概地说,如果天主教教友跟小教派基督徒结婚,多一半不行天主教婚礼。小教派排斥天主教很厉害。笔者曾试图接触他们,想探听他们的洗礼是怎样的,可说「连门儿」都没踏入。如果天主教教友的婚礼不是天主教的,婚姻无效。详见下节。 

仅一方是教友亦然 下面这条看似严格的教律为预参「很无可奈何的」牧职工作(即协助办离婚)者倒成了一扇「方便法门」。《法典》(一一一七条)是这样说的:「只要结婚者之一是在天主教内领洗,或皈依天主教,且未以正式行为背弃天主教者,皆应遵守(那唯一能使他们的婚姻有效的结婚仪式)。」这个仪式是怎样的?「惟有(ea tantum, only those)这样的婚姻是有效的,即:在证婚(神长)及两位证人前举行的。」(一一八条) 

教友结婚不行天主教婚礼的并不罕见。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教廷为此颁发很长的一篇文告(注解就有一二条)研讨此事,称这样的婚姻是「事实上的结合(De facto union  s)」而不是真实的婚姻。这些「事实上结合」的人,如果想在教会内、亦即在天主前成为夫妇,因而得蒙天主赐予,而享有「人间任何心理辅导都不能给的助力的」圣宠神恩,就该补行上述的婚礼。如果他们在「事实上结合」这段期间,民法离了婚,在教会内他们等于没结过婚。简单的程序证明他们的确没有行过教会婚礼,就可以与现在的新对象在教会内成婚,没阻挡。当然也可重修旧好,但不必。如果没离过婚就更简单了,只要补行婚礼就可以了。请注意:为使婚姻有效的天主教婚礼只要求在「神父及两位证人前」,完全不要求在教堂内、在公众前。这为善意「事实上结合」的是好消息,省掉很多心理负担。 

大陆教友婚礼特规 一般情况下,只要有神父证婚,那位教友或两位教友的婚姻都可说常是有效的。神父会替他们请求豁免别的能使婚姻无效的因素,教律称为「无效限制」。其中最常见的是教友跟没领洗的外教人结婚(一○ 八六条),或表兄妹、即旁系血亲四亲等。(一九一条) 

为大陆教友结婚,教廷制定了特别规定:「教友结婚不必守法定仪式,只要有效地表示同意。也不受教会习于豁免的『教会法所规定的』婚姻限制。」前面说的两个能使婚姻无效(即应先得到主教豁免,否则无效)的限制,都是教会法规定的,也是教会习于豁免的。 

这个特别规定早在一九四九年元月廿七日颁布。因此从五十多年前起,大陆教友结婚就不必守法定仪式而仍有效,免掉了「考虑请哪位神父证婚、向哪位主教申请豁免限制的」烦恼。第二次对大陆教会给予特别规定的是在一九七八年六月廿七日,其中包括其他圣事,尤其对弥撒大祭,有了很方便的对大陆神父的「优待」。对婚姻圣事,规定同于一九四九年的。 

大陆教友的婚姻破裂了,要想帮助他们善度教友生活,不要离开教会,麻烦就比「必该守法定婚姻仪式」的大多了。该守仪式而没有守,想在教会内合法结婚,相当容易(见前「方便法门」)。大陆教友结婚双方都有效领过洗,就是「既成已遂」。大陆教会普遍地缺少教会法专家,成立「教会法庭」审断婚姻无效非常困难。 

婚姻都是天主结合的 天主教今天认为只有既成已遂婚姻是不可拆散的,其他任何真实的婚姻都可在天主教内解散,而政府毫无解散任何真实婚姻的权力。教宗庇护十一世说:「一切真正婚姻皆为不可拆散者,教外人之间的婚姻(也)存在着永久性的关联,致使任何国家权力,对之无能为力。」-用通俗的话,民法离婚,「白」离!《见证》五月号,芳慈女士(页 39)可办民法离婚,没罪。彦亚女士(页30)可办伯铎特权教会内的离婚。教宗《家庭团体》劝谕同情她们。详见下。 

马尔谷福音是写成较迟的玛窦、路加福音的内涵基础与文字根源,这是今天圣经学者最主流的( predominant)主张。谷十11讲不许离婚,毫无例外。路十六18也无例外。玛窦五32、十九11,加上了两个「除非」「除了」(思高译本),「除非因为 porneia」。有关这个字的辩论有很多,不能完全确定这是「例外」(用较强的法律名词说:不是「但书」)。圣保禄却明白地说,他下面的话「不是主说的,是他说的」(格前七12)。依照他的话,两个外教人的婚姻真实地解散了。不能否认这是「例外」吧!(详见下)历史中,教会增加了别的「例外」,「既成已遂」也能成为「例外」吗? 

面对此时此地婚姻破裂无法挽救极端痛苦的个案,「此时此地」是说婚前辅导、夫妻恳谈……等极佳的牧职机制都已经太迟了。信天主的不是绝对不能想到离婚的。首先,大陆地区以外的教友是不是行了教会婚礼?其次,一方面是天主教的,另一方是不是有效领了洗?最困难的是「既成已遂」婚姻:今天教宗认为他无权解散,将来这项教义会不会改变呢? 

研讨教义之「问前问」 依照神学逻辑,在进入一个问题前,有个不可或缺的「问前之问」是:本问题的「神学价值(valor theologicus)」是怎样的?也就是先该确定本问题的内涵能够更改吗?原来天主教的教义并不是不分轻重、份量全同的。梵二说得好:「天主教的教义内,存在着一个『品级(order)』(排行榜)或(称)『真理的价值层次(hierarchy)』。因为这些教义与基督信仰的基础的关系、连带作用(relationship)是有程度上的差异的。」(《大公主义》11)   

那么,「既成已遂婚姻,除死亡之外,任何人间权力,或因任何原因,皆不得拆散。」(《教理》二三八二)这项教义有什么神学价值呢?《罗马观察报》那篇最当下、最具权威讨论教宗解散婚姻之权力的文章说:这项教义至少应归结于「天主教道理(dottrina cattolica)」。而「天主教道理」的神学份量是:「它来自法定(authenticum)训导权威,并不是出自不能错误的训导权威。」教友应该「尊敬地接受(这)教导,真诚地附和(这)论断。」(《教会宪章》25)可是这项教义能够改变,因为不是不能错误的。 

多重理想会有冲突 婚姻不可解散确定是基督的教训。在实际生活中,能有别的基督教训也不可忽略,这些教训可能与婚姻不可解散不能并行不悖。圣玛窦宗徒写福音时,在玛尔谷福音的不许离婚的教训中,加上「除非」「除了」pornea。(五 32,十九 9)基督教与东正教把这个希腊字按字面解释为「淫乱」、「不贞」,而认为这是「例外」,「是当婚姻破裂时,为无辜的一方所预备的」例外。可以想象丈夫花天酒地,该让他的妻子长时间甚至一生守活寡吗?而天主教传统讲法是:有淫乱可以分居但不可离婚。较新的讲法是把那个希腊字讲成它在格前五 1有的意义:乱伦结合(「跟他的继母同居」。上海光启社九二年新译本),也就是肋十八 6─ 18所禁止的结合,思高圣经译作「姘居」,《牧灵圣经》译作「淫乱结合」。问题是:「违禁结合」是天主所结合的吗?如果是,那么「除非」、「除了」构成一个真的「例外」;如果不是,那么逻辑上不通: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除了「这个不是天主结合的」可以拆散。 

比淫乱更大的伤害 天主教讲玛窦的话是:连淫乱也不构成离婚的理由,无辜的一方也不得再婚。(DS 1807)圣保禄认为比淫乱更大的恶:「信仰的危险」可使真实的婚姻解散,这就是称为「保禄特权」的个案。(格前七 15):一对外教夫妻,一方领洗,未领洗一方离去。(「未领洗一方不愿和领洗一方同居,或不愿和睦相处而不侮辱造物主,即视为离去。」教会法一一四三条)圣保禄说:「要离去就由他离去;在这种情形之下,兄弟或姐妹(即领洗者)却不必受拘束」,可以再婚。教会法清楚地说:「前婚解散了( Solvitur,is dissolved)。」(仝前)   

外教人的婚姻也是天主结合的,怎么圣保禄肯定可以拆散呢?教宗本笃十四世(+1758)说得好:圣保禄只是辨认出在什么什么情况下,天主自己把那婚姻拆散。「信德的保持与发扬」这个善,大于婚姻不得解散这个善。-九七年圣座说这是教会训导的道理。 

天主结合的婚姻,确定可经满足教会规定的「条件」(conditions),而由天主解散;天主是婚姻解散之源头(或原因)。光线是写作之条件,却不是写作的源头、原因(cause)。 

神结合的,人可拆散? 中古世纪教宗权力(包括有关世俗的)如日中天,影响到他对自己权力的意识萌芽、膨胀。教宗豁免了人对天主的许愿、发誓;两位教友结婚但未同房,此婚姻的关联约束,教宗也解散了教宗看来可以代替天主作一些本是天主保留给自己作的事,会士发愿对天主誓许终身守贞不娶不嫁,教会可解除这圣愿允许他(她)还俗。一教会文献称此权力为「代理权力(la potesta vicaria)」。  

回到本文主题,今天教宗解散婚姻权力的「上限」(事实如此,不讲理论上能不能再向上升进)是:「一方是天主教教友,对方是未领洗者,有了『信仰不同』婚姻限制的豁免,举行了天主教婚礼,也行了房,这婚姻能够(为教宗)解散。」这是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六日「信理圣部」的训令。 这训令并未收在一九八三年元月廿五日颁布的《教会法典》之内。但「信理圣部」一九八三年九月六日在一份覆文中,清楚说明上述训令「保有完全的效力(maintain their force entirely)。」   

教宗的代理权力用在解散婚姻上称为「伯铎特权」。今天几乎所有的神学家、教律学家都说教宗自己解散天主所结合的婚姻。看来比圣保禄的权力更大。还能更大吗?解散「既成已遂」? 

再婚或否,天大差异 教友因着离婚,悲哀的结局可能是离开教会,甚至丧失信德。这个极其不幸的过程的起点多次是:参与弥撒但不领圣体。或是自己想:离婚就不能领圣体;或更可能的是堂区主任司铎告诉他(她)不能领圣体。「更可能」,因为《教友生活》今年一月二十一日第五版读到「教会以不可离婚为由,不许此女领受圣事。」全不讲此女(或此男)再婚没有。这是一位博学多闻的司铎写的。说句失敬之言,不「博学」的司铎更怎样呢?   

一九八一年教宗讲了很重要的指示,这么重要,我的准司铎学生如果不知道在哪本文献、第几页、第几行找到,考试就ㄉㄤ了。而且是针对「既已成遂」而破裂的婚姻说的:「他们意识到有效的婚姻是不能解散的。」教宗也不说:只有无辜的一方可领圣体。当然有过失的一方该先痛悔自己的罪。然而不是双方都是好人也愿努力,就不会离婚。教宗说离婚的原因之一是「『无法』缔结人际的关系。」(无法,教宗真懂婚姻!)离婚而未再婚的教友愿意领圣体,就表示他(她)有好心,应该就是教宗说的「教会爱他们、愿意帮助他们的」人。所以:「允许他们领受圣事是毫无困难的。」

离婚再婚想领圣事 既成已遂婚姻民法离婚又再婚的,想要领圣事,一、是申请教会「声明此婚无效」。容易获准或艰难好像有「已发展国」与「发展中」、「未发展国」之分别。一九八年那年,美国天主教法庭「声明」婚姻无效的成功案例共五万三千八百五十八件,我们这边一年有没有「五十八件」?够不够两位数字?这条路失败了,麻烦可真够大。教宗说:离婚者与新的配偶「完全禁欲可以给予罪赦」,也就可以领圣体。与此极端相反的,Ratzinger枢机称为「牧职妄用」:「很多司铎听离婚再婚者的告解,赦他们的罪,鼓励或至少容忍他们领圣体。」他继续说:「三位德国主教试图阻止妄用,写了牧函。」这三位主教建议中间路线:应该与牧者一起祈祷反省,牧者看出离婚再婚者与新配偶诚实地认为「天主允许他们领圣体」(一定要主观有平安、确定的良心)就可以许他们领圣体,不要求完全禁欲。罗马否定这个路线。三位主教再作答覆说:「这个事件最终是碰到『客观准则与主观抉择有冲突时,如何定断』的现代成熟教友最珍视的问题。」此话意味好深长啊!   

前婚不是「既已成遂」的,民法离了婚,又再结婚,现在想领圣体,就简单多了。把前婚在教会内合法解散(民法无能力解散任何有效婚姻),再把现在的婚姻补行教会婚礼就可平安领圣体。认定未行教会婚礼的前婚无效,或保禄特权的使用,不必经过主教。申请「伯铎特权」离婚的该经过所属主教转呈教廷。 

这里该指出一条教律:「你属于哪位主教的牧职管辖呢?」教会法说:「藉其住所或准住所而属某主教。」(一七条)准住所是:「在教区『有意』住三个月或实际已满三个月,就在该教区有准住所。」(一二条)「有意」:把户口移到那教区的第一天,就可去那个教区法庭申请合法离婚。伯铎特权也有「发展」「发展中」… 的区别!

上一条:婚姻的价值观
下一条:谈婚姻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