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区简介 | 教会动态 | 婚姻家庭 | 教会礼仪 | 教会历史 | 信仰生活 | 圣经金句 | 在线留言
第六章 精神,灵魂,死亡

信仰生活  加入时间:2011/1/20 21:14:42     点击:6615
问题三十二:天主圣神是一种能量还是一个位格?
在五旬节上,天主圣神借着热烈的火焰显现出来。耶稣的门徒们欣喜若狂地"宣讲天主的奇事看到他们的人都大惑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宗2:11 一12〕。圣伯多禄宗徒解释说"这是圣神的能力。"“他说耶稣被举扬到天主的右边,由父领受了所恩许的圣神;你们现今所见所闻的,就是他所倾注的圣神"〔宗2:33〕 。
圣若望运用了不同的语言来讨论同一个圣神的恩赐"天使指示给我一条生命之水的河流,光亮犹如水晶,从天主和羔羊的宝座那里涌出"〔默22:1〕 。羔羊就是耶稣,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后,来到天父那里。"天主和羔羊的宝座"就是圣父与圣子的王权和光荣。 从他们爱的共融中,生命的江河天主圣神——涌流而出,使大地焕然一新。圣神就是天主不断的临在和行动,把"生命、行动和存在"〔宗17:28〕 赐给万物。
圣神被比作水,是被"倾注"的:天主使圣神"如溪水一样"流淌,他是祝福,是天主性生命的倾注〔依44:3〕 。在其他地方,圣经把圣神比作风,比作气息。这样作更容易,因为在圣经的语言中,这两者是用同一个词表达的。天主的神就是他创造的能力   :「你一嘘气,万物化生"〔咏1    04:30〕 。在跟尼各德摩的交谈中,耶稣谈到天主圣神那扑朔迷离的临在,让人类措手不及,为的是人类能重生而进入自由:“"风〔圣神〕随意向哪里吹,你听到它的声音,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因圣神而重生的人也是如此"〔若3:8〕 。
那么,为什么我们认为圣神是一个位格,与天主和基督同性同体呢?在与门徒们离别之前,耶稣"清清楚楚的跟他们讲论,不再用比喻"〔若16:29〕。 他不再用风和水的形象,而是把圣神比作自己我也要求父,他必会赐给你们另一位护慰者"〔若14:16〕。 希腊语中, "Paraclete" 一词本意是指你"叫到你身边"来帮助、支持、鼓励你的人;在法律意义上,该词是指被告的辩护者。 圣神与基督一样都是被天主所派遣的。称圣神为"另一位护慰者"是相对基督而言的,因为基督在世时曾支持和鼓励了他的门徒们。圣神将永远临在,但是是以一种无形和内在的方式〔参阅若14: 17〕扮演耶稣在世时的角色。 圣神是天主在宇宙中的光明,是万物的生命,却不是一种非人格化的能量或盲目的力量。在一篇古老的圣神降临节祈祷文中,圣神被称作"穷人之父因为他凝视我们,聆听我们,滋润我们的信心。
 
问题三十三:接受圣神能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初世纪一位伟大的神学家证道者玛克希慕这样写道:“天主圣神不离开任何受造物"。在每一个生命的源头,造物者圣神都是天主的气息,而且,生命的每一刻都为圣神所渗透,因圣神而实现。正是天主气息〔或天主圣神,圣经语言未作区分〕的不断恩赐才使受造物不致化为乌有〔参阅咏104: 29-30〕 。 对本问题的第一个答案便是:圣神改变我们,使我们成为生活的存在。接受圣神就意味着欢迎生命的恩赐。
但并非仅此而已。复活的耶稣向门徒们嘘气说:“你们领受圣神吧! "〔若2。:22〕 。在临死前,耶稣曾许诺不留下他们作孤儿。尤其在险象环生的景况中,他们更不必担忧,因为,耶稣告诉他们不是你们,而是圣神在替你们说话"〔谷曰: 1 1〕。圣神将成为他们的"另一位护慰者(若14: 16〕 。圣神唤醒我们的信赖之心,就像耶稣在世时对那些到他跟前来的人们所作的那样,但圣神采取了一种与天主的显示相适应的方式:一种内在的临在,能够焕发生机,带来生命,启迪愚蒙,坚定信心,支持软弱者,激励犹豫者……总之,他在每个人身上反映出天主的温和善良。
我们相信:天主时时刻刻都将天主圣神——幸福的生命和渴望,恩赐给每一个人。那么,通过基督,通过信仰、洗礼、祈祷和那将我们与他联系在一起的爱,能在我们内产生什么变化呢?在耶稣的生命中,圣神首先是他对夭父的信赖和亲密之情〔参阅路10:21-2〕,是使他能够完全支付自己的爱〔参阅希9:14〕。 当我们从基督那里领受了圣神以后,我们便和他一道成为天主大家庭中的成员,而天主也便成了我们的父亲。他常常陪伴在我们身边,注视我们,聆听我们,支持我们〔参阅罗8:14-17; 迦4:6一7〕。在圣子内我们成了夭父的儿女,获得力量,追随基督,亦步亦趋。因着圣神,耶稣的教训不再只是白纸黑字,而是在每个信仰者的生命中变得有血有肉〔参阅若14:26 及16: 13-15〕 。
 
问题三十四:我们能感觉到圣棉的临在吗?
我们怎么才能确信圣神临在在我们的生命中呢?圣若望宗徒对这个问题作了反省。为回答这个问题,他没有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向那些轰轰烈烈的经验,而是对信仰者者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作了反思。谁信赖基督,谁真心去爱,谁就"存留在天主内,而天主也存留在他内"〔参阅若一3: 18-24〕 。 当我们谦卑的去身体力行,去"以行动和真理"爱时,我们便可确信我们在与天主和基督共融。
但是圣若望给这个具体的回应加上了这样一句令人惊讶的话:“我们所以知道他住在我们内,是藉他赐给我们的圣神"〔若- 3:24〕。我们有时通过寻找感觉或经验来证实天主圣神确实临在,但圣若望看问题的方式却恰恰相反。对他来说,天主圣神的临在是唯一真正确定的事。圣神是被"赐给"的。这就像我们在解决问题或完成项目时谈论"给定"的"数据"一样。一切都有可能出问题,惟独"给定"的"数据"是勿庸直疑的。同样,我们的信仰、祈祷和爱的经验从来都不是完全清楚的。这些经验可以安慰我们,但同时又夹杂着几分模棱两可,半明半暗,甚至模糊不清,让我们或惶恐不安,或疑云丛生。这时,天主赐给我们、与我们形影不离的圣神将使我们确信:我们的祈祷、意图、感情和行动,即使犹疑不定或含糊不清,已经完全为天主所寓居、转化和圣化了。
所以,我们不必千方百计地寻找圣神临在的感觉,因为圣神的临在远超出我们所能感觉到的现实,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的那样:“圣神是我们的生命“〔迦5:25〕。但是应毫不犹豫的品味圣神的果实,从圣神在我们和所有人之内产生的效果中找到我们的幸福,就是:爱、喜乐、忍耐、和蔼……〔参阅迦5:22-3〕 。
 
问题三十五:圣经中所说的"灵魂"是什么意思?
"我的灵魂,请赞美上主……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赞美我的天主"〔咏146:1-2〕。当人类这样引吭高歌时,他便是灵魂。在圣经的语言里,灵魂不是人的一部分,而就是我自己,是我的存在,我的生命。当玛利亚在高唱:"Magnificat anima mea,我的灵魂颂扬上主"〔路1 :46〕时,她整个的人都融入了她的颂歌之中。
在旧约里,“灵魂"一词在希伯来语中是nephesh 。该词原指身体的一部分,即:喉咙,或许也指胃口,其次指喉咙和胃所感到的饥饿。所以,灵魂首先代表一种身体上的需要,例如箴言里这样说:“工人的胃口〔nephesh: 他的灵魂〕催他劳动;工人的口腹迫他工作"〔箴16:26〕 。灵魂就是胃口,就是对生命的渴望。
这种对生命的渴望使人类和动物共同组成了"生灵"的大家庭〔创1:24 及2: 7〕。该词通常被译作"生物“,这并非不正确,但圣经的语言更富有活力。 作为"生灵人不是一种可以被定义的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是一种"对生命的活生生的渴望"。这种对生命的渴望是如此的强烈,以致于归根结底,只有天主才能满足它:”你的名号,你的纪念,是我们心灵的欲望。我们的心灵在夜间渴望你"〔依26:8-9〕,“天主,我的灵魂渴慕你,就好像小鹿渴望清泉。我的灵魂渴念天主,生活的天主"〔咏42:1-2〕 。
圣经中的人们以他们的心和灵去爱〔中6:5〕 。心的功能是思考和计划〔创6:5; 列上3:9 及12〕,而灵魂却热烈地爱〔歌3: 1-4〕 ,感到忧伤〔咏42:5〕,感到喜悦请看:“……我心灵所喜爱的所选者"〔依42: 1〕。最后一篇经文将天主也描绘成具有灵魂的,为的是表达天主在爱中所感到的巨大的喜悦。灵魂是充盈理智和意志的生命。早在现代心理学出现以前,圣经便已知道人类并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生命。人类不仅具有理智,而且也能不由自主地被感动,被征服,被诱惑。这一切处境耶稣都承担了。他并非没有感情。他会说我的心灵感到烦乱"〔若12:27〕 。
灵魂既是人类脆弱的表现,同时也是一件无价之宝。耶稣说人若赚得了全世界,却丧失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呢? "〔码16:26〕。 灵魂,也就是一个人生活的渴望和喜乐,是一切事物之中最为珍贵的。毁掉了灵魂的人是没有生命的,只是行尸走肉而已。正如上面耶稣所说的那样,失去了灵魂是最大的悲哀,全世界的成功、财富或娱乐都无法平伏这种悲哀。拯救了灵魂意味着超越一切希望而生活。灵魂的得救在于喜乐和感恩。
 
问题三十六:灵魂是不朽的吗?
在圣经写作的世界里,区别可朽坏的身体和不朽的灵魂。这种对事物的看法也对圣经产生了影响。但是为了避免将天主同灵魂混为一谈,没有任何圣经经文直截了当地肯定灵魂是不朽的。灵魂不是被流放到人身体内的神的火花。它和身体一样,不是它自身生命的泉源。相反,它的生命是领受而得的。唯有天主是"不死不灭的那一位"〔弟前6: 16〕 。
圣经中的信仰者们并没有试图在人类自身内寻找不朽的东西,而是试图解开死亡这个令人困惑的谜团。 如果天主"造了人,原为使他不死不灭"〔智2:23〕 ,那么,为什么会存在死亡?约伯并没有因想到他灵魂的不朽而感到安慰,反而为他生命的无常而唏嘘不已:“我的日月速于织梭,也因无希望而中断"〔约7:6〕 。
天主并没有给这个谜团一个答案,而是向我们保证了他的爱高山可移去,丘陵能挪去,但我对你的仁慈却决不移去"〔依54:1。〕 。山岳是受造物中最稳固的,但天主的爱却更为稳固。"我的生命不过是一口气息"〔约7:7〕 ,但永恒的天主却成了我的天主。 我或生或死,都属于天主。万物都会归于乌有,但与天主的共融却永无止境。"我的肉躯无忧安眠,因为你不会把我的灵魂遗弃在阴间"〔咏16:9-10〕。 伯多禄就是用这些话来宣报基督的复活的〔宗2:31〕 。他在这里所提到的不仅仅是灵魂。保禄创造了"神性的身体"〔格前15:44〕 这样一个看似矛盾的词语来说明:整个的人都注定要获享生命。
与此同时,保禄也意识到:他的身体阻碍他与基督亲密交往"住在这肉身内,就是与主远离"〔格后5:6〕 。在他之前不久,一位犹太圣贤也这样写道这必朽坏的肉身,重压着灵魂"〔智9:15〕。在战争中和受迫害时,想到肉身并不是一切会使人感到坚强和安慰:“我的肉身在酷刑之下虽受到很大的痛苦,但我的心灵却充满了喜乐"〔加下6;30〕 。身体可以被毁灭,但"义人的灵魂在天主手里"〔智
3: 1; 参阅默6;9〕 。耶稣也鼓励他的门徒们"不要害怕那些能杀害肉身,却不能杀害灵魂的人们"〔玛10:28〕 。
在基督信仰中,灵魂不朽的观念是对通向复活的伟大希望的谨慎而间接的途径。对灵魂不朽的信仰表达了这一真理,那就是:天主决不会忘记任何一个人。基督永远爱着我,记着我,这就是我灵魂的生命,值得我永远庆贺。"他,摧毁了死亡,彰显了不朽的生命"〔弟后1:1。〕 。
 
问题三十七:如果天主所创造的一切都很美好,为什么会有死亡?
受造界中死亡的存在,尤其是人类的死亡,令人难以接受,因此智慧书这样断言天主并没有创造死亡"〔智1:13〕。 面对着他的朋友拉臣禄的坟墓,耶稣黯然神伤,潸然泪下〔若11: 另一5〕 。保禄把死亡看作是一头带有毒刺、桀骛不驯的怪兽〔格前15:55〕。
千百年来,人们从圣经的开头找到了对这个问题的似是而非的答案。亚当和厄娃,本可度一种与天主共融的生活,却失足犯罪,死亡因而进入了世界。今天,这个故事仍然在教导我们:应信赖天主是生命之源,无信和怀疑只能导致与天主分离,与他人分裂。但是我们在它里面再也找不到"我们为什么会死? "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人类的历史深深扎根于所有生物的历史之中;它只不过是这棵参天大树的一个极枝而已。可以想象:人类的始祖毫无疑问和我们一样屈服于生物性的死亡。我们不能要求信仰去反驳科学研究的结果。
宗徒们和复活基督的见证者们在基督内找到了死亡之谜的答案。他们确信:受造万物只有在基督内才能得以理解。圣保禄称他为"一切受造物中的首生者"〔哥1:15〕。圣若望写道:“万物莫不经过他而存在"〔若1: 3〕。天主在那从永恒就与他同在的圣子内看到了他工程的计划。 受造物的一切美丽都辉映出他的肖像,所有难以明了、神妙莫测的事物都在他内获得了意义。
如果天主没有从永恒就考虑到耶稣将来有一天会是什么样子,他绝不会创造人类。在安德烈·卢布列夫〔Andrej Rublev〕 著名的三位一体像上,圣父在看着他的圣子的同时也看着那其中盛着羔羊的圣爵。 从起初他便看到他,与人类同甘共苦,虽死不辞。他也看到他从死者中复活,成为"死者中的首生者"〔哥1: 18; 默1:5〕。 人类是为生命和复活而受造的。除了复活的奥迹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对死亡之恶的答案。 复活的喜乐给世界洗去了悲哀和忧愁的痕迹,使它重现美丽的容颜。因此,亚细细的圣方济S在他的万物赞歌中就有一句是关于"我们的妹妹,肉身的死亡"。耶稣对他刚去世的朋友拉匣禄的妹妹玛尔大说我就是复活。谁相信我,纵然死了,仍然活着。凡在世相信我的人永远不会死亡"〔若11 :25-6〕 。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