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区简介 | 教会动态 | 婚姻家庭 | 教会礼仪 | 教会历史 | 信仰生活 | 圣经金句 | 在线留言
教宗:明年我拟到访亚洲

海外信息  加入时间:2013-8-10 10:09:54     点击:1230

来源:亚洲新闻

  若望二十三世和若望保禄二世的宣圣、梵蒂冈银行、教廷改革的「阻力」、传闻梵蒂冈有同性恋说客、婚姻和离婚牧民照顾等,都是教宗方济各在巴西返回罗马的专用飞机上的即席访问,被记者问及的议题。

\


  罗马(亚洲新闻) - 明年,「我将会去亚洲,菲律宾和斯里兰卡已经提出邀请,我会仔细考虑。」教宗方济各从里约热内卢返回罗马的专用飞机上,接受记者们一小时多的即席访问时披露。

  若望二十三世和若望保禄二世、梵蒂冈银行、教廷改革的「阻力」、传闻有同性恋说客(gay lobby)在梵蒂冈内、「婚姻、离婚、再婚」之牧民照顾等,这些都是有关梵蒂冈近期的「热门话题」,事实及揣测性的议题都有触及。

  两位教宗一起宣圣「是给教会信众一个讯息:他们两位很好,他们真的很好。诚然,还有保禄六世和若望保禄一世,两位的个案仍然在审核中。」关于「有提议12月8日为宣圣日期,问题是,届时会有很多信众从波兰前来,不是所有来访者乘飞机来,不少会乘巴士来。在十二月份,欧洲的道路已经结冰。因此,我们必须重新考虑日子。我已经跟波兰的迪兹斯枢机(Dziwisz)讨论过此事,他提出两个可能性,一个是今年基督君王节,另一个是明年的救主慈悲主日,我要跟宣圣部部长阿马托枢机(Amato)商谈。我想基督君王节时间有点紧迫,因为9月30日将有枢机会议,及至十月底,只余下很少时间。我还未知道,要与负责的枢机先行商量,我相信不会在12月8日。

  教宗外访的行程尚未确定。已经定下来的,有「卡利亚里9月22日、阿西西10月4日。我希望能够会晤(君士坦丁堡)巴尔多禄茂一世宗主教(Bartholomew I),他邀请到耶路撒冷,参与『保禄六世50周年』(1964年保禄六世与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历史性会面)庆祝活动。以色列政府也邀请我,而我相信巴勒斯坦当局一样。我们正在考虑,尚未确定。我觉得可以去亚洲一次,尤其是亚洲是本笃十六世没有到过的地方,尽管他很想去。也许斯里兰卡、也许菲律宾,我未肯定。」

梵蒂冈银行(IOR)的未来? (Institute for the Works of Religion,「宗教事业机构」,一般称为「梵蒂冈银行」)「我尚未知道对此如何定案。有人说,它应该是一种道德银行;别的认为它应该是一个援助基金;更有人认为要完全关闭它。我都听到这些意见,但我不知道。我信任那些就此事在工作的人员,即那个委员会。该机构的主席继续留任,主任和副主任已经辞职。我不知道事件如何完结,但这毕竟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是人,我们必须找到方法更好的处理事情。透明度和诚信至为重要。它定必如此。」

  教宗方济各被问及里卡主教(Ricca)的情况。该主教是由教宗方济各任命去处理梵蒂冈银行事宜。对于主教,「我按《天主教法典》要求,进行了初步调查。我们发现不到任何事实以支持对他的指控是确实,没有什么。我想补充的是,很多时候,我们似乎是要挖出某人年轻时的一些罪然后发布之。我们不是谈论刑事罪行,如虐待未成年者。但人会犯罪,然后悔改,主会原谅和忘记。这为我们的生活很重要,当我们在告解时说:『我犯了罪』,主就忘记了。我们没有权利拒绝忘记。它是危险的。罪的神学是很重要的。圣伯多禄犯了一最大的罪,就是否认基督,但他们还是选了他当教宗。试想想。然而,具体回答你的问题,对于此案,我已经进行了一个前置侦查( investigatio previa),并没有发现什么。」

罗马教廷改革遇到阻力? 「如果(在梵蒂冈内)有阻力,我却看不到。这是真的,我尚未做得很多什么,但一直以来,我遇到很多乐于助人、忠诚的人。我喜欢人们说:『我不同意你的看法。』而我的确遇过这类人。有些会说:『我说出我所想的,但你可以做你想做的。』我看到教廷确有人持这种态度。这总比那些说『这个十分好、非常好』之后又说反调的人好,也许有这样的人吧;但是,我没有怎么遇到重大的阻力。」


梵蒂冈内有同性恋说客?

  他们说没有。但我必须辨别一个事实,分开他本身是否同性恋及作同性恋游说两方面。任何同性恋游说都不是好的。如果一个人是同性倾向,他在寻找主和善意,我还可怎么判断他?他们不应被边缘化。《天主教教理》指出,应该避免对他们有任何不公平的歧视,要予以接纳。有同性倾向不是问题,他们是我们的兄弟。问题在于游说,这种趋势或游说、政客说客等,这才是最严重的问题。」

有很多传闻有同性恋说客,但我从来没有在梵蒂冈发出的身份证明文件上见过。」


教宗经常谈及怜悯,对于离婚者和再婚者会有怜悯?

  「这个议题时会触及。我相信现在是怜悯时刻,要作出划时代的改变。在这时代的改变,当中有许多问题,甚至在教会内,因为有些见证不是神父的善表。神权主义有时使很多人受伤离开教会,我们必须出去以怜悯治疗这些伤口。教会是母亲,教会必须为所有人带来怜悯。不只是等待伤者前来,而是外出看望他们。我相信现在是怜悯的时候,正如若望保禄二世在他建立救主慈悲节时已经预见到。离婚者领受圣体的问题,要从整体婚姻牧民来看。当八位枢机在十月一至三日会面时,其中一项他们要考虑的,就是如何使婚姻牧民照顾切合需要。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前任首牧奎拉诺枢机(Quarracino),他说:『为我来说,一半批准的婚姻将会无效,因为新人不明白婚姻是永远的,倒要强行结婚;也有因为婚姻带来社会上的方便等等。』因此,婚姻无效必须研究。」


教宗方济各住在罗马,感觉如何?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很开心当神父、当主教;同样在罗马,当教宗,我很开心。如果天主让你在那里,做他的旨意,这使你感觉良好。」在他就职四个月里,有什么令他感到惊讶、令他欢呼、最使他心烦?「没有什么大的惊喜。也许有一惊喜,我发现到,原来在梵蒂冈有许多善良的人,他们真是很好、很好、很好的人。」这里,从不缺少美丽的事物。「举例,5月23日与意大利主教们开会,这经验很宝贵。感觉很好,因为有一些修生和耶稣会学院的学生们在场。至于最痛苦的时刻,就是最近去兰佩杜萨岛(意大利最南部)探访那一次」,它是无辜者的痛苦象征(他说,移民在离岸还有几哩被遗弃,他们要自己想办法抵达陆地)。」面对这些事情,个人的问题已属次要。「在最近几个星期,最糟糕的是坐骨神经痛发作,我希望它不会再来。」



 打印本页